免費咨詢熱線:4008-069-068
聯系方式:020-22883500
LED,LED企業,LED照明
聯系我們
廣州煌牌自動設備有限公司
銷售熱線:13112299197
聯系人: 楊先生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免費咨詢: 4008-069-068
售后專線: 020-29063523
傳真: 020-22883503
詳細地址: 廣州市番禺區番禺大道北555號天安節能科技園科技創業中心205室
郵編: 511400
貼片機資訊
“政策猛藥”讓LED快瘋了 企業尋市場生存偏方
來源:廣州煌牌自動設備有限公司    日期:2012-01-03    瀏覽量:

  不久前,全球第二大LED設備巨頭Veeco首席執行官PeELer說,中國LED產業規模增長主要受惠于政策,而政府“補貼”可謂是“一副猛藥”。

  的確,各地政府對LED企業的各項補貼都慷慨大方,有的甚至達到驚人的程度,動輒幾十億、幾百億埋單的現象屢見不鮮。政府的慷慨首先表現在對LED上游芯片產業的補貼上。

  2010年,各省市為響應國家LED發展政策,先后開始為企業購置MOCVD設備提供補助。按照機型種類及所在地區不同,企業每購置一臺MOCVD設備,可得到人民幣800萬至1200萬元不等的補助,有的補助甚至超過了設備價格的50%。

  如此“下藥”,不可謂不猛。然而補藥太猛,也傷身子,LED產業如今就出現了投資過熱、幾近瘋狂的癥狀,由此而引起產能過剩、利潤下滑,著實讓人捏一把汗。

  政策猛藥引發投資狂潮

  隨著國家出臺政策推動LED照明應用發展,預計2015年中國LED照明市場規模將近千億美元。中國目前白熾燈超10億盞,照明耗能約占電力總消耗量的1/6,隨著“淘汰白熾燈路線圖”的公布實施,一個龐大的照明商機,讓各路資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聞風而動。

  據國家發改委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LED照明芯片、封裝、應用的產業鏈之比為1∶9∶22,其中上游企業近70家,中游封裝企業1000余家,下游應用企業3000余家。目前下游的LED照明應用領域,已是資本云集,炙手可熱投資熱度的蔓延非常迅速,而且越向產業鏈下游延伸,投資便變得越發瘋狂。

  在LED的中游封裝產業,據全球最大的LED集成和封裝設備供貨商ASM太平洋2010年年報披露,截至2010年12月31日,年度營業額達95.15億港元,與2009年度47.32億港元比較,業績暴增101.1%,綜合盈利比2009年增加203.8%。盡管銷售利潤率高達33.8%,純利是2009年的3倍,但訂單仍然有增無減,小額訂單基本無貨可供,即便大客戶也要支付定金之后八個月到一年以后才有貨可提。

  是誰為ASM太平洋這類的國外企業提供了大量訂單?是全國宛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LED產業集群和產業基地。以產業規模位居全國首位的廣東省為例,惠州科銳、比亞迪照明等一批投資超10億元人民幣的項目相繼上馬;德國歐司朗、臺灣晶元光電、李洲電子等紛紛進駐廣東;康佳、創維、大族激光等上市公司也以并購、增資擴股等方式進軍LED產業;更有東莞勤上、東莞富華、風華高科等規模超億元人民幣的LED骨干企業。

  廣東已初步形成了一個總規模超500億元人民幣的LED產業帶,這足以看出當前投資LED的“瘋勁”。盡管2010年我國LED照明行業產值突破1500億元人民幣,相比2008年翻了一番,但是2011年以來,LED照明行業卻陷入困境,暴露出行業的一系列問題。

  投資狂潮引發產能過剩

  高工產業研究院的數字顯示:今年1月至7月,中國MOCVD設備增加超過200臺,預計2012年中國LED芯片產能將為2010年的10倍。目前中國MOCVD設備已達543臺,算上在建的96個項目,總臺數將達1642臺。

  設備數量大增,只是產能過剩風險征兆之一,而材料環節的產能過剩更讓人擔憂。國內LED藍寶石襯底,現在年產能已達685萬片,在建項目還有41個,投資額高達120.8億元。如果擴產完成,年產能將升至1.01億片。而2011年全球LED藍寶石襯底需求不足5000萬片,國內不到1000萬片,產能嚴重過剩的趨勢已經顯現。

  去年市場普遍對LED照明快速發展過于樂觀,造成過量投資進入LED行業上游,也導致行業人才緊缺,以及結構性的產能過剩。今年上半年全球LED照明市場表現不如預期,據國內上市公司半年報顯示,中游封裝企業大多面臨增量不增收的尷尬。

  目前LED行業中,上游藍寶石襯底產能過剩最為嚴重,中游封裝產業雖然產能是相對過剩,但因為抗風險能力最差,所以預計年底會有近10%的企業被淘汰,而下游LED應用的整體表現最好。

  產能過剩已經成為LED產業的軟肋。前兩年各地競相出臺的LED投資規劃和在建項目,已經遠超出市場的實際需求,而產能盲目擴張的激情還在燃燒。

  產能過剩引發行業危機

  現階段LED產能已經處于周期性、結構性的過剩狀態,這讓LED企業出現了兩極分化的局面。對于大量處于行業中下游的中小企業,要度過三到五年的低谷期,資金恐怕早就耗盡了。

  相比之下,行業龍頭企業的日子要好過一些,很多企業已經上市,有足夠的資金做支撐。最新資料顯示,本土以LED為主業的上市企業有9家,已完成股份制改造的LED企業有上百家。

  另一方面,大企業還有地方政府的財政補貼和大額訂單支持。以三安光電在蕪湖的投資為例,根據投資協議,蕪湖市政府給予三安光電購買200臺MOCVD設備補貼,使三安光電在2010年獲得設備補貼款達5.25億元。作為投資的附帶條件,三安光電還在蕪湖獲得了6億元LED路燈的訂單,從2010年起三年內,每年各采購2億元。

  這真是冰火兩重天。LED行業不僅面臨洗牌的格局,還因為產能過剩而面臨利潤下滑的危機。有資料顯示,今年1至8月,上游藍寶石襯底價格已經從35美元/片降至了13至15美元/片,平均降幅在50%以上;LED芯片和中游封裝產品的平均降幅分別為25%和23%,下游照明應用產品平均降幅為21%,但部分燈串最高降幅為75%。與2010年的好年景相比,今年的市場寒氣逼人。

  下游企業更能體會到市場的無情。深圳某LED公司老板已經坐不住了,他坦言:“今年我們已經從電視背光轉向照明產品。如果近兩年內不能上市或者拿不到投資,很可能會撐不下去了。”這只是中小企業的一個縮影。如果MOCVD的布局繼續擴張,產能繼續膨脹,對中小企業的殺戮才真正開始。

  企業自救:尋求市場生存偏方

  目前LED終端照明市場的有效需求不足,使企業發展陷入艱難境地。為了自救,LED企業正使出渾身解數,尋求生存之道。當前LED照明市場流行的偏方是“低價搶市”,它似乎成了“救世秘方”。

  有個LED企業老板一口氣列舉了這個偏方的幾大妙用:“LED真正進入應用照明領域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價格戰只是第一關。對企業而言,價格競爭加劇是表現差異化、促進技術創新、提升管理水平和成本控制能力的時候,也是加強服務與配套、提升產品附加值的時候;對行業而言,價格戰能放大市場格局,提升產品覆蓋面,促使LED加快進入應用照明領域。”

  價格戰的效果立竿見影。截至7月31日,LED二寸藍寶石襯底從年初最高35美元/片,下降至13至15美元/片,平均降幅超過50%;封裝器件均降23%,最大降幅達37%;LED應用產品價格均降21%。可怕的是,LED照明價格體系混亂,市場充斥大量低劣產品,這又使整個行業面臨嚴重的信用危機。

  除了打價格戰,LED照明企業也開始借助地方保護主義,尋求保護傘,以此提高競爭門檻。據透露,某LED照明巨頭,將產業項目落地蕪湖和揚州,提出的條件就是:當地政府必須保證市政照明訂單。這家企業已獲得的意向訂單金額,保守估計在蕪湖超過了6億元,在揚州可能已達4.5億元。可以想見,如果沒有此類“政府訂單”支持,LED企業是不太可能到當地投資幾十億元的。

  打價格戰,找保護傘,都是自救之道,但未必是救世之道。有專家提出,LED照明行業要真正走出困境,必須落實五大解決方案:一是呼吁政府繼續加強對市場終端的補貼力度;二是生產企業要繼續提升產品的性價比;三是企業要找準產品差異化定位;四是企業要加強銷售渠道建設;五是企業、政府等各方要加強市場宣傳。

  政府施救:辨證施治,溫和調補

  政府似乎應該“辨證施治,溫和調補”,才能對LED產業有效施救。國家補貼政策應該調整,補貼不應局限于LED產業的中上游,而應該加大補貼給下游的應用廠家,甚至補貼到最終消費者,這樣才能刺激產業真正成長起來。

  業內普遍認為,目前中國乃至全球LED照明業市場滲透率仍然很低,中國的滲透率1%都不到。但節能燈價格隨著稀土價格上漲而隨之上漲,這為LED照明提供了市場契機。未來24個月內LED照明產品的性價比將超越節能燈,迎來市場需求的爆發期。

  未來市政照明、商業照明、家居照明將成為LED照明的三大市場。當下人們普遍看好的是市政照明和商業照明,而家居照明市場一旦爆發,將迎來LED照明的鼎盛時期。從現實看,LED照明市場需求的大規模增長,還依賴于政府補貼終端消費和企業銷售渠道的自身建設,這才是讓LED走出困境、回歸理性的當務之急。

[打印本頁]  [關閉窗口]
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视频下载